【柱斑】第六夜


  哗啦啦——
  并没有好好堆起来的卷轴被轻轻一碰,瞬间就散了,争先抢后的滚在了地上。
  因为太过劳累而打盹的斑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  还没缓过来神,手有些发软,整个人都有些无力。
  蹲下去捡卷轴的时候,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。
  他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?
  村子发展的越来越好,接到的任务也越来越多,为了稳固村子,他们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着,谁都不轻松。
  “斑,你睡了么?”
  斑刚刚把地上的卷轴捡起来几个,抱在了怀里,就听到了柱间的声音。
  “还没睡。”
  把卷轴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有些匆忙,结果...

【柱斑】第七夜


  斑把卷轴一个个的整理好,然后分开放。
  哪个是要留下来的,哪些是要分给手下人的,哪些是要送去给柱间的。
  “斑大人,这些卷轴要送去给火影大人么?”
  火核站在旁边,看着今天格外沉默的斑。
  从他一开始坐在这里,几乎就一直在看着手里的卷轴,就算有人犯了错,斑也没有责怪,反而是轻声指出。
  虽说他们族长平时体恤下属,但今天,未免也太过温和了。
  “不用了,我自己给柱间送过去。”
  已经过了冬天的寒冷,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间,到了春天。
  空气里都透着一股樱花香味。
  斑和火核交代了几句之后,抱着卷...

【柱斑】Hybrid Child

★中村大妈的Hybrid Child背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斑不记得和柱间一起生活了多久了,一个个的春秋轮番过去,他也没有一点变化。
  被交到柱间手上的时候,他是如此,过了那么多年,依旧是如此。
  他十分清楚,自己不是人类,而是Hybrid Child,依靠主人倾注的感情而成长。
  走路,说话,与人交流,全部都是柱间赋予他的,就连名字也是。
  “斑,我买了豆皮寿司回来,走吧。”
  斑几乎每天都在门口等着柱间回来,柱间回来的时候,会给他带礼物,不同的甜点,或者是一些小玩意儿。
  “柱间。”斑扯住了柱间的衣角,没办法...

【陆鸩】深夜好眠

OOC属于我……
真的好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可以帮我斟酒吗?”
  樱花好像一直都开的很好,也没有妖怪会来这边打扰。
  鸩在树下一坐就是一下午,直到陆生回来,才和他聊了两句。
  “鸩大哥现在身体那么弱,怎么能喝酒?快点去吃药!”
  白天的陆生和夜晚不同,语气,眼神,都不同。
  “啊啊……”鸩不耐烦的站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赌气,说话的语气都不太好,“我是非常脆弱,但是一点都不懦弱!”
  那么一瞬间,没有风却越过了肩膀的樱花,让鸩愣了神。
  “鸩,你是非常柔弱的妖怪,是容易逝去的生命,不见证我领导百鬼夜行,...

Fate/Divine joke 【六】


  “……这,那位红发女子是什么英灵?”
  圣杯战争开始之后,斑他们还是选择了在暗中观察,却不想,偶遇柱间的战斗。
  柱间召唤的英灵职阶为Saber,和他们战斗的是疑似Berserker的魔术师。
  从她露出的手腕上若隐若现的魔术回路来看,也知道那绝对不是英灵。
  “其实,那是个魔术师……”
  泉奈扶额,虽然很不能理解……
  柱间那边的Saber已经快被打到站不起来了,漩涡水户那边的英灵却还没有现身,他们是来打探情报的,结果就藏在这里看了大半天的手撕英灵?
  “我过去一下。”因陀罗看了一眼斑,等斑点头同意之后,才开...

【柱斑】撒旦的诱惑(二)

  被斑嘲讽了很久,却又被压着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的带土,感觉非常的憋屈。
  为朋友祈祷?
  等他死了都不可能,这也是拜斑所赐。
  “一杯白开水。”
  在嘈杂的酒吧里,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,到处都是男人的咒骂声,抱怨生活,抱怨朋友,这里成了最好的发泄处。
  一杯白开水,在这种环境里,简直就是一股清流,要不是男人的声音小,没被别人听到,恐怕现在酒吧里已经是哄笑一片了吧?
  “我这里是酒吧,不是小面馆,没有白开水。”
  斑漫不经心的擦着手里的杯子,被骗着来这里帮忙已经让他很不爽了,来到酒吧的人问他要一杯白开水,是故意耍他...

© 浮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